This post was updated 555 days ago and some of the ideas may be out of date.

当灾难降临,英雄也是那么脆弱。

这次可能写的不是日记。而是我为曾经以为那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写的一篇文章。

是的,我的父亲。我始终坚信他是不会有倒下的一天。直到昨天。我老爸说自己头部不舒服,他想让我和他一起去看一下。我当时也是没多想。我想着要不然和妈妈一起去,我就不去啦。估计还是一些老毛病。

可是当他们回来的时候我就有点崩溃啦。他说脑袋里面有些阴影拍不清楚。让去市区拍。家附近的小医院不太行拍不出来。当时我就瞬间觉得世界都快崩掉啦。而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表达。就装作若无其事。其实特别难受。生怕他会有什么不好结果。今天一早爸妈就去医院拍了一整套。医生说脑袋里面有一小块,可能是小肿瘤。明天要住院检查一下。可能需要动手术,我不知道和老爸说点什么。一直憋着,心情很复杂。只有问问他这个病要怎么治,快嘛,安全嘛。有什么后遗症嘛。

我的童年记录

我的童年回忆是家管严,但是我却很满足。因为他们给我十足的安全感。虽然管的很严。但是也确实是为了我。只不过我这种人有很大缺陷。就是会形成自闭以及常识缺乏。我妈经常叨叨嘴。老爸经常懒散。我和老爸都是让老妈叨叨的两父子。这样生活真的很满足。每天开开心心,吵吵闹闹。偶尔会大生气一次,但是都很快就和好啦。怀念。

开始离开家,步入社会。

我是一个家管严的孩子。步入社会的时候往往带有稚嫩的想法,常识也缺乏很多。现实的打脸让我逐渐自闭起来。我出门从来不和家里面人联系。刚刚出来的时候他们始终觉得我在外面不能一个人生活。而我偶尔给他们打电话问个好。其实平常我很少联系家里面。因为,嗯。我怕叨叨。

现状

我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个事情。心里面也特别难受。总希望着什么事情都要重归为好。